亦陵穆

您好,这里亦陵穆。
淡圈了。
抱歉,是真的爱过他们。

没本事的废人,瞎几把写写自己想记的东西。

开着敞篷车,听着贾斯汀·比伯在德州的乡村公路上飙车的年轻人曾一度为我所不喜爱。他们在我眼里,与塞着耳机若无旁人地摇头晃脑、抖腿摆手的高中生没有半点儿区别——只是年龄差了很多罢。连他们的爱情,在我眼里都是随意、杂乱无章的。派对上随着吵闹的DJ音乐扭动身子,酒吧中对长相出众的姑娘、小伙儿们勾眉挑眼,烟酒赌无一不沾,不足四十平的出租屋里无休无止的性爱,狡黠的对方与肆意荒诞的行为——很典型、放荡的美式年轻人。
初到这个国家的我没那么多经验,被一位生意上的朋友拉到红灯区。一抬头便是身材丰满、长相妖媚的姑娘们,其中几个笑着向这边招手,示意我过去。我当下便怯懦了,抹了把脸,没敢上前;姑娘们瘪瘪嘴...

{ 2017-10-05 /3 /6 }
 

短篇死了,仅年三岁。
实在没灵感了——要知道我写文章就是靠这个乍现的——就直接把一段一段写的修了修,让它们看起来不再那么有关联,就放上来弄了个小故事合集。
至于真正的成品,大家可以自己脑补的。
好歹是博个完了任务的功名,岂不是美滋滋。

柯克兰又在搞什么鬼。

波诺弗瓦一只手捧着杯咖啡,水汽从其中泛起来,他不得不不停地轻轻向它吹气,以保证那白色的东西不会蔓延上他的眼镜。而现在那些褐色的、泛着苦味的液体快要为他没轻没重的搅动而溢出来了,一向细心优雅的法国人却无暇顾及其它。

他皱着眉头望向外面。他把眼睛睁得很大,也使那被黑暗天气笼罩着的漂亮玩意儿变得明亮不少。

巴黎连绵温和的细雨和气候有时真是令人烦...

{ 2017-08-22 /5 /26 }
 

两个大老爷们儿的日常,平淡式恩爱。
给梓仪的。
@君梓仪_高举荣光组大旗

“王耀——”
叶修拉长声调,高声唤着男人的名字,言语间颇有倦怠之意。
半晌,未果。也不甚急,放下手中的活计,干等在那儿。
“来——嘞。”
王耀端着个粥碗,嘴里叼支燃到半当中的烟,说话硬拖股戏腔,倒也是好笑。
这眉眼温和、五官端正的男子是叶修他八年的恋人,两人老大不小,相处第七载时,痒也没痒得起来,到现在,剩下的只有温存的爱意与耳鬓厮磨。
“尝尝吧,我熬了好久的。您看呐,多稠,香着呢。”
不知从哪儿拿来个勺子,王耀将其伸进去搅了搅,再递给叶修。其中的热气和香气晕了开来。
稻米温厚香甜,兑水,放在砂锅里慢慢地、细细地熬一小时,期间再偶尔翻搅...

{ 2017-08-16 /3 /25 }
 

想看(拿恶劣的色情玩笑当)日常的英仏有什么过错嘛?
没有。

“你愁什么呢?”

柯克兰看着、不算温柔地抚摸着波诺弗瓦的金发——上帝,它最近黯淡了不少——开了金口,语气不屑又带着股与生俱来的傲气,以至于这句看似关心的话变得像是讥讽一样。

波诺弗瓦毫不留情地推开那双在自己头上放肆的手,没有作答——撒旦才会知道他是有多厌恶柯克兰这么做——他正忙着将近几年的公司财务表整理齐全,明天才好跟上司交差。

Oh,那个讨厌的、锱铢必较的法国人!他绝对是上帝最大的败笔,是整个法兰西最惹人厌烦的蠢家伙!

波诺弗瓦在心中那么发狠似的诅咒着,在那里的某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张牙舞爪、大喊大叫以发泄自己的不满与愤怒,...

{ 2017-07-20 /20 }
 

想看嗯嗯啊啊的中露。
我要开车,我要向她们证明我还硬的起来,才没有萎到天荒地老。特别是瓜蛤,她还说我上次的耀仏是灵车漂移。
没了。

布拉金斯基愣了愣,手下整理文件的动作僵滞住。

他的手抑制不住地在颤抖,耳边的轰鸣声更加张狂地放肆着,震得他的脑袋泛起隐隐的疼痛感——这一切都是为了那见鬼的中国男人!

“怎么?害怕了?”

王耀依旧笑着,双手背在身后,脸上挂着过于显眼的温和——他!他恬不知耻似的,好像全然忘了刚才说出的不堪入耳的下流话儿!

看着他那副无所谓的样儿,布拉金斯基倏地也笑了,声音低沉悦耳。

“当然没有,先生。”

他的笑声渐渐大起来,竟而眼角被情绪渲染得粘上了些泪水,带着些刻薄的嘲讽...

{ 2017-07-18 /14 }
 

想看对他人温和有礼,于对方却傲慢轻蔑的冷战。
没了。

嗯?

Hey!亲爱的!你在犹豫什么?有什么想说的就大胆地说出来吧!

Hm?

你说布拉金斯基?你想了解他?

我的上帝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Oh,不是,亲爱的,你真是逗到我了。

说实话——你别介意——那个尖酸刻薄、古板老套、无药可救的蠢货有什么可谈的?他已经是个半截身子都埋进黄土里的老古董啦!我觉得再过几年,他就要跟那些毫无用处的破烂玩意儿和不切实际的信仰一起去与撒旦作伴了!

好啦好啦,我们出去玩吧!嘿嘿,游乐场怎么样?

你在期待着什么不切实际的大粗长。

{ 2017-07-16 /20 }
 

想看弗朗茨哭泣的模样有什么过错嘛?
Emmmmmm……
大概……没有?

“嘿,嘿。耀,你等一等……”

波诺弗瓦强行抽出亲吻的间隙,声音带上了几分不易察觉的颤抖和喘息。轻轻推了推王耀的胸膛,不太明显地表示着自己的抗拒——上帝,对方身上的酒气简直是要将他熏死——身下过于柔软的床垫和身上实打实的触感使他感到几丝不真实的虚无。

Oh,鬼知道他俩的关系怎么进展得那么快。

王耀没有作答——他可能压根儿就没听到,波诺弗瓦愤愤地想——只是伸手,开始解波诺弗瓦黑衬衫的扣子——其实与其说是“解”,还不如直截了当地写成“撕扯”。

波诺弗瓦完全可以看到王耀琥珀般的眼中翻腾着的欲望和爱意,那种直白的、炽热的热潮将...

{ 2017-07-08 /11 /25 }
 
1 2

© 亦陵穆 | Powered by LOFTER